我正在地狱里挣扎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2日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夕阳西下, 仲夏的傍晚, 依旧是白天的炎热。 芷芷还在不知疲倦地哭泣, 为自己短暂的生命做最后的哭泣。 “沙、沙、沙……”我有些吃力地走在这条荒凉的小路上, 上面长满半人高的杂草, 长满后山, 气势不减。 它长到了桃林, 夏天的桃林早已失去了鲜艳的桃花, 取而代之的是绿色的桃果实。 曾瑾的桃林养育了一对祖孙。 两个人在这里相依为命。 偶尔, 桃子买家会来这里参观。 但那些日子突然结束了。 孙子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老人随后发疯, 最后被一个上山的桃子买主找到, 在家上吊自缢。 从此桃林不再有人照料, 买桃的人也不再上山, 所以这里逐渐变成了真正的荒地, 野草们不知道是借助什么气势疯狂占据了 后山。 一直走在小路上, 尽头是老爷子曾经住过的房子, 简陋的土坯房, 已经摇摇欲坠。 没有人的房子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 而这躯体的最终价值是成为其他生命的寄托。 土坯房被杂草撕裂, 剩下的残骸成为了鸟类的栖息地。 仔细一看, 土坯房旁边似乎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土堆, 可能就是埋葬老人白骨的地方。 每天太阳下山, 只有夜幕降临前的空闲时间, 杂草沙沙作响, 偶尔还有鸟鸣, 但没有看到鸟, 好像害怕打扰什么。 太阳的影子正在向西倾斜, 夏天的余辉即将消失在这片荒地上。 它将再次回到黑暗中, 我也将踏上回家的路。 就在夕阳快要落入天边的时候, 毫无预兆的, 一个男人带着最后一丝曙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脸藏在帽子的阴影里, 看不见。 全身被黑色的衣服包裹着, 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这个盛夏, 我的背已经湿透了, 额头上的汗水流进了我的眼睛, 我有些迷茫。 我想用手擦去脸上的汗水, 却发现手心已经全是汗水, 盛夏的晚风带着一股热气朝着我的后背吹来, 不由打了个寒颤。 我的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我想转身离开, 但我只能盯着那个男人, 风吹过杂草。 它发出沙沙的声音, 仿佛有一只潜伏在草丛中的怪物随时准备攻击。 嘎嘎嘎乌鸦飞出那间破房子。 这突如其来的鸟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 转身就往来的方向跑, 不敢回头, 生怕一转身连跑的勇气都没有。 我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停下, 我要继续往前跑, 我会发现李军领先一步。 天色越来越黑, 最终太阳落入地平线, 夜色再次笼罩了整个世界, 我拼尽全力向学校跑去。 学校潜伏在黑暗中在这里, 在寂静的背后, 是一场死亡游戏的号角。 我穿过教学楼或试炼场, 靠着后山的一排排宿舍, 直奔我们休息的地方。 黑暗中的宿舍就像被鬼火点燃的坟墓。 我急忙赶到宿舍, 还好李俊还没有离开。 我连忙拦住李军:“李军, 快跑, 黑衣客人朝你走来。” 今晚准备开始手术的李军, 听到黑衣客人的声音, 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就像一个木偶, 门口拿着一把僵硬的杵。 顿时, 他有些发疯:“你说什么, 黑衣人来找我干什么?!不可能!我的帽子已经找回来了, 黑衣人是不能来找我的。如果你不来 不信, 我给你。” 李君陌一愣, 将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发疯似的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帽子:“明明就在这里, 我的帽子, 帽子, 我的帽子, 你怎么不见了?” 李俊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站在他身边的李怡然看到李俊的样子, 也是惊慌失措, 一旁的张庭知道:“怡然, 李俊逃不掉的黑—— 这样的黑衣客人, 我们带他赶紧从二楼逃了出去, 说不定我们可以集中力量避开黑衣客人。” 李怡然听到张庭知这么说, 回过神来, 二话不说, 扶着李俊跑到了二楼。 我在背后喊道:“你一定要小心, 不要正面触碰黑衣客人, 目前还没有人逃过他的手。” 张庭知听了我的话, 背对着我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 和李怡然、李军一起跑到二楼。二楼的窗户竟然是平楼, 可以说是我们的侧门了。 就在他们逃走的时候, 黑衣客人出现在门口, 犹如地狱的使者, 屋内的灯光依旧照不着他, 阴影依旧笼罩着他的脸, 但只有死亡的眼睛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下。 光。 灯光更亮了, 它正盯着我们看。 我和胡志友被黑衣客人这样盯着, 我们的灵魂仿佛被一遍遍的审问。 他只看了我们片刻, 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就这样看着我们, 他离开我们去了二楼。 黑衣客人一走, 他身上所有的压迫感就一起消失了。 我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倒在地上, 喘着粗气, 没有照镜子, 看着胡志友, 我一定和他一样, 脸上没有血色, 衣服被冷汗打湿。
        我们两个趴在地上, 渐渐恢复了体力, 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控制,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走到沙发上。 我抬头看着二楼的楼梯, 心里忐忑不安, 一旁的胡志友也同样担心。 “不知道李君他们三人有没有逃过黑衣客人的追捕。
       ” 胡志友担心的说道。 我说:“黑衣黑客的目标从未落空。” 我又提议道:“知友, 不如我们顺势而为, 看看情况, 说不定这一次, 我们会再造一个新的榜样, 逃脱黑衣黑客的追捕。” 我刚要说什么, 就被一阵野兽的咆哮打断了, 夹杂着哭着求救。 声音是从二楼传来的。 胡志友二话不说就冲到了二楼, 我也紧随其后。 我们赶到二楼的时候, 已经没有了李军等人, 还有黑衣客人的踪迹。 李军的门是开着的, 门正对着窗户。 月光下, 窗外两个女孩正和两条巨狗打架。 两条凶犬张开血淋淋的大嘴, 锋利的獠牙在月光下反射着死亡之光。 两个女孩试图从窗户进来, 但是凶恶的狗根本不给女孩们任何逃跑的机会, 一步步推着女孩。 角落里, 一个女孩试图用手臂保护她的致命部位, 但她的手臂不是铁墙。 一条凶猛的狗咬住了女孩的手臂。 那是一滴泪。 我们一上来就看到了人间地狱般的景象, 我们什么都没想。 我捡起靠在墙上的棒球棒, 胡志友从腰间抽出匕首, 我们翻出车窗去救两个女孩, 但两只红眼凶犬停止了攻击, 转身就跑。 我们来不及担心狗的下落, 就赶紧上前查看了两个女孩的情况。 天上的明月为我们照亮了这片漆黑而血腥的地方。 透过月光, 我们可以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两个人。 正在防御攻击的少女, 此时她手臂上的血肉飞了出去, 白森森的骨头都暴露了出来, 上面的血肉肯定已经进入了两只猛兽的腹中。
        另一个女孩不忍直视她的脸。 她的脸上少了一大块肉, 再也看不到她的容貌。 同时, 她也不知道自己嘴里塞着的是什么染血的白管。 仔细看, MD是个气管, 我看惯了。 看到血腥的场面, 我们不禁不寒而栗。 我们正专心查看两个女孩的情况时, 被旁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寻声探探, 原来角落里躺着一个人偶装的男孩, 兜帽向一边滚。 少年身上的傀儡装被鲜血染红, 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当我们走近看时, 男孩又动了, 也许有帮助。 青年脸色惨白如纸, 怒火如游丝, 进出的气多, 进出的气少, 见我们走近, 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可是伤得太重, 根本动弹不得。 我连忙上前安慰道:“别动,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你现在伤得太重了, 我们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胡志友说, 不管少年答应不答应, 现在他只好答应了, 背着男孩往医院跑。 夜很黑,

月亮消失在云层中, 路上也没有灯火。 我用手机当手电筒, 小心翼翼地带路。 青年静静地躺在胡志友的背上。 同样消失的痕迹,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当我意识到, 胡志友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倒在了血泊中, 不知道是死是活。 青年, 此时, 站在我面前, 眼中带着杀气。 月亮终于从云层中出现了, 给了小径一点光。 青年不知何时, 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有一道冰冷的月光, 随时准备袭击我, 但此时我的手上却空无一物。 我全神贯注, 时刻准备着迎接男孩的袭击。 这个年轻人不等我反应过来, 就自暴自弃, 反手拿了一把刀, 刀朝着我的喉咙转了过去。 在我低头躲开刀的同时, 我又一拳打在了年轻人的小腹上。 少年痛得连忙往回赶。 跑回来。 战斗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 我很惭愧地说我最擅长的是跑步。 到目前为止, 没有人能跑过我的腿。 我知道逃跑不是长久之计, 而要在这里生存下去, 就是解决所有威胁我的因素。 我领着男孩朝着两只猎犬的方向跑去。 这两只猎犬其实是我偷偷养的,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少年见我刚跑, 就追了上去。 跑到狗窝的时候, 少年看到两只流着口水的猎犬, 跟成年男子一样高, 正盯着他看, 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脸上没有血色, 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想要逃跑, 但为时已晚, 已经挡住了去路。 两条猎犬得到我的命令, 带着恶臭冲向男孩。 少年无奈, 只得挥动瘦弱的手臂, 握住了最后一战中两只猎犬牙齿大小的匕首。 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 心中嘲讽, 不管他现在是否能听到, 我朝着年轻人的方向吼道, “你以为我能活这么久是因为善良, 只是因为你想 也杀了我?我, 你还是太嫩了, 今天就乖乖入宝宝的肚子里。” 很快, 或者说是眨眼之间, 男孩就被两条猎犬击倒在地, 干净利落地啃食。 最后, 不要忘记像我一样获得荣誉。 我鼓励地拍了拍他们的头。 事实上, 我有点厌倦他们的残暴。 我养它们是为了自保。 没想到他们最终会成为游戏中的NPC。 我再也控制不了他们了。 可以听从我的指挥。 我离开狗窝, 一刻也不敢耽搁, 朝胡志友跑去。 我到的时候, 胡志友还躺在血泊中, 一动不动。 我低下身体检查呼吸, 只是非常微弱。 我连忙把胡志友背在背上, 朝血液回流的地方跑去, 那是医院, 也是校园里的设施之一。 到了医院, 经过一些急救后, 他脱离了危险。 根据医生的说法, 如果刀在心脏上再刺一厘米, 他就不需要抢救了。 胡志友在医院养伤, 我就去地下监控室打听李军三人的下落。 我正专心地翻着屏幕, 突然感觉脖子上一股杀气, 下意识的侧身躲开, 却又是一个硬物砸在了我的头上, 瞬间天旋地转。 醒来时, 我被绑在监控室的椅子上, 动弹不得。 嘴巴被胶带紧紧封住。 他的眼睛里满是从头顶流下的鲜血, 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猩红色, 他的脑袋还在晕眩。 渐渐习惯了, 才看到周围站着四个人。 他们是我非常熟悉的人。 他们是我日夜相处的四个室友。 我很不解。 帮我挣脱。 胡志友用几分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别挣扎了, 你已经跑了。不跌。 “我对胡志友做了个无意义的呜咽, 想要质问他。我总觉得, 如果有人背叛了我, 就没有他了。李俊抱起双臂, 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看到你这么难为情, 我真的很开心 . 哎, 别这样看我, 这都是你该还的债, 不过看你这么傻, 好笑, 今天君君就让你死明白。 “说起来, 黑衣客人的出现是我们没想到的, 不过我们已经采取措施对付黑衣客人了,

没想到你竟然把他引到了我们的圈套里。虽然 黑衣客人很厉害,

强, 不过是个无脑的战斗机器, 我们把他引到二兽身边, 让二妖自己打, 别说二兽差点输给黑衣人 ,

好在黑衣客人还是被击杀了, 两只猛兽也被黑衣客人彻底唤醒, 眼睛都红了, 这时候出现了两名管理员, 成为了两只猛兽发泄的对象。 ”李军说这话时, 忍不住笑了起来, 仿佛找到了复仇的快感。 “这些是开胃菜, 真正的主菜是你!” 是你! ”李军指着我, 有些发疯的说道。“你很健忘。 那是20年前的事了。 我和爷爷住在山里。 一个年轻人出现了, 他说他住在山脚下。 小时候也没多想, 孩子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到山上, 完全被有伴的喜悦蒙蔽了双眼。 离别的时候,

小伙子对我说希望下次你来看我, 可以去他家玩, 所以我每天都在期待小伙子的到来, 然后小伙子就真的捡到我了 像约定的那样去他家玩, 但那根本不是家, 它就在这里! 这里! 所有的噩梦都开始了, 到目前为止, 我在地狱里, 与我的祖父永远分开。 “你知道,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你, 是你!” 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 你是罪魁祸首。”李军冲我吼道。我听了之后简直不敢相信, 这不可能, 明明就是我从小就被骗在这里的, 我早就计划好了 多年前为了让大家逃离这里, 回到现实世界。我的头疼得厉害, 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画面。从有记忆以来, 我一直在这里测试。我们每个人从小就必须互相战斗 年轻, 同时掠夺对方的资源。通过不断的撕裂和屠戮来提升我们的等级, 只有不断的提升我们的等级才能获得更多的特权, 也许我们才能获得自由, 所以我们在撕裂和屠杀中寻找自由 杀戮, 直到有一天, 有人出现并打电话给我, 我不再需要参与杀戮, 我只需每天带一个孩子回来, 所以我选择牺牲别人来生存。到目前为止, 我已经 从游戏的参与者变成管理者, 一步步走向 最高级别的经理。 但我一直隐瞒我想通过玩家的身份获得更多关于游戏的信息。 我正在为破坏计划做准备。 最后的记忆定格在眼前的这群人身上。 其实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但我不想承认。 是我把他们拖进了地狱。泪水混杂着眼角的鲜血, 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我抽泣着哭泣。 张庭从我嘴里取下胶带, 捏着我的脸, 逼我抬头看他。 “现在在这里炫耀的大猩猩是谁?看看你的血手, 你洗干净了吗?” 我直视着张廷知的眼睛, 试图说服他相信我的决心。 我洗不干净, 我对你犯下的罪, 我也无法偿还, 你可以为所欲为, 只要让我完成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没有说话的李亦然满脸鄙夷 , 对着我吐了口唾沫, 满脸鄙夷;“哦, 你还要我们放你走吗? 别做梦了。” “我不是要你们放我走, 但你们要相信我说的是, 经过多年的筹划, 我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 把一切都推到这里。”我坚定地看着四人。 “哈哈哈哈哈哈”李俊仿佛听到了一些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笑得弯下腰捂着肚子, 一边擦着眼角的泪水, 一边对我说:“为什么? 你要推翻这个地方吗? 您是国王, 您可以演奏并为他人的生死鼓掌。 我们为什么离开? 你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现在你叫我们离开, 凭你说我们为什么要走到一起。 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了, 外面没有我们的位置, 我们在这里是国王。” “不, 不, 在这里你只会与死亡相伴, 你可以在外面过上更好的生活 世界, 感受真人的生活。”听到李军的话就像掉进了冰窖, 他们明明是这里体制的牺牲品, 现在却成了体制的拥护者, 无视我的话, 看着 我像一条死鱼, 包围着我, 一步步靠近我, 我挣扎, 呼喊, 却徒劳无功,

一步步靠近, 终于感觉到一阵刺入骨髓的疼痛让我失去了知觉。 一觉醒来, 我变成了新的黑衣客人, 我变成了黑衣客人, 我的大脑还那么清醒, 身体却完全失控, 杀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