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PE基金受困流动性 深创投100亿“粮草先行”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北京报道, 万亿级股市退出难, 7年基金期限已到, GP急于退出变现, 人民币基金融资难——不同于当年的热潮 金融项目”几年前, 经过近10年的高速发展, 国内PE/VC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寒冬。 近日, 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深圳创投”)宣布设立S Fund(Secondary Fund,

私募二级市场基金), 目标规模为100亿元。 老机构首次试水, S基金再次受到外界关注。 业内人士认为, 发展S基金可以增加股权投资市场的退出渠道, 增加资金流动性, 完善行业“屏障湖”生态。 但目前, S基金在中国的规模较小, 发展相对缓慢。 信息不透明、估值体系缺乏统一标准、缺乏主流投资者认可等, 都让S基金在中国的发展难以落地。 万亿股市要松一口气 PE/VC行业正在经历寒冬, 这已成为每一位从业者的共识。 “今年我们筹到了, 还在投资项目, 速度比往年慢。今年人民币资金真的很紧, 筹资速度比预期慢。我们还好, 我们有 完成了本期的募资, IPO速度放缓, 对每一轮投资的传导速度有所下降。” 银河创投合伙人蔡景忠告诉记者, 投资机构对市场的触动非常敏感。 “今年人民币基金的募资非常非常惨。” 潜力股创始人李刚强表示, 他接触过的近百家投资机构反映, 募资难度空前。 李刚强进一步指出, PE/VC在退出方面处于堰塞湖状态, 大量投入的资金无法撤出。 据他介绍, 今年以来, 虽然在科创板、美股、港股等地完成了多宗IPO, 但由于股市低迷, 成交量不大, 仍需 卖出股票的时间较长, 价格也会受到影响。 在二级市场的转让和并购方面, 很多上市公司受商誉减值的影响, 不愿再进行收购。 今年, 通过转让和并购退出的项目数量也减少了很多。 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 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退出案例数量仅为投资案例数量的1/5左右, 退出难度逐渐成为股权投资机构的共识。 但金融机构需要应对私募基金合规政策要求(资管新规)、2015年大量出现、近期将迎来集中退出的政府引导基金、“僵尸基金” 这将在未来 1-2​​ 年内出现。 大潮等, 让投资机构的退出压力日益凸显。 2017年以来, 随着IPO收紧和A股市场的走低, PE/VC私募基金在募集和退出方面都遇到了困难, S基金逐渐引起了私募基金行业的关注。 据广辰保守测算, 2022年国内15%的市值规模将处于刚性状态, 这些都需要S基金积极处理。 事实上, 2010年盛世投资是第一只开发PE二级市场的基金。 2013年,

歌斐资本公司推出首只S策略人民币基金。 此后, 鼎盛天平、道金泽、无极投资、上海极木投资、景天资本、宁波昆鼎等母基金也纷纷加入中国PE二级市场。 蔡景忠表示, S基金是基金LP层面的交易市场, 旨在解决LP的流动性问题, 退出方式的多样化也将使整个投资生态更加完整和顺畅。 此次, 深创投发起设立S基金。
        业内人士认为, 股权投资的股市需要被接管。 深创投看到了从中受益的机会。 而且, 作为老牌投资公司,

有能力和资源做S基金的尽职调查。 人才有优势,

但仍存在因信息不透明而导致判断偏颇的风险。 “批发”处理 现有流动性折扣 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 S基金是一种专门从投资者手中收购基金份额和投资组合的基金产品。 根据《S策略全攻略》, S基金的收益来源可分为贴现、资产增值、杠杆和基金结构设计四个部分。 其中, 标的资产升值对总回报贡献主力, 标的资产的投资逻辑仍是二手股买家的重要决策因素。 与PE一级市场不同, PE二级市场交易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流动性折价”, 即以低折价换取流动性。
        北京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PE二级市场交易中, 50%折价的现象屡见不鲜。 由于急于变现, 销售价格较低, 有的按净资产处理。 “主要是批发折扣, 好坏一时接盘。” 蔡景忠告诉记者, PE二级市场的交易大多以批发包裹的形式进行。 但接手后, 真正能IPO和并购退出的项目有限, 未来可能会有部分项目被交易出局。 S基金目前比其他私募股权基金更赚钱。 据介绍, 2010-2013年中国PE二级基金的IRR(内部收益率)中值年化率保持在20%左右, 最高IRR收益率为63%。 与其他类型的私募股权基金相比, PE二级基金的IRR中值仍然领先。 高回报也与S基金的入场时间有关。 S基金一般在原有基金比较成熟时进入, 避开前期资金投入期。
        此时标的基金的J曲线往往已经触底并开始上涨, 因此S基金可以获得更短的回报期, 实现更快的退出GP。 直投基金的久期一般在8-10年左右, 生命周期曲线常被称为“J曲线”, 平均需要3-6年才能收支平衡, LP开始获得回报 . 信息不对称难以估值 S-funds 不易实施。 不过, 即使回报率和回报周期看好, S-funds的发展也一直比较缓慢。 310亿元人民币但PE/VC机构通过S基金退出的比例很小, 不超过1%。 目前主要投资者对S基金的看法并不十分认同, 短期内难以成为主流退出方式。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他们所在的公司普遍不接受老股的数额, 主要是因为中间溢价的合理性难以评估。 Fund of Funds研究中心的报告也证实, 中国PE/VC投资S基金的参与度不高。 调查显示, 近60%的受访中国FOF管理机构暂时不考虑参与S基金。 李刚强告诉记者, S基金发展最大的难点是定价问题, 因为定价的基金通常是资产包, 很难对标的资产进行尽职调查和定价评估。 它不仅需要丰富的信息和数据源, 还需要在尽职调查不足的情况下做出决策的能力和勇气。 其次, 交易结构更复杂, 涉及的交易方更多, 交易不确定性更强。 包括交易过程, 涉及到所有LP的签名和GP的合作,

周期会长很多。 事实上, S基金的运作过程是比较复杂的。 视资产状况而定, 可能涉及交易的结构设计、资产分割、支付节奏、利益分配等, 对专业要求非常高, 投资、法律、金融、运营等全面配合 需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对资产包的判断。 业内普遍认为, S基金最大的风险也存在于此:信息披露不透明、不充分, 导致对标的资产判断出现偏差。 国内S基金估值机制不明确, 不同转让方对交易价格看法不一, 执行难度较大。 但是, S基金的数量仍然很少。 与PE/VC行业同质化竞争相比, 是差异化的发展方向。 数据显示, 目前国内拥有S基金的机构不足20家, 达成的交易金额乐观估计不超过100亿元。 与整个万亿级别的卖家需求相比,

供需关系完全失衡。